FC2ブログ
折不折騰阿!
--年--月--日 (--) | Edit |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2008年11月04日 (火) | Edit |
「MIKU也有故事!」完全沒有感到害怕,MIKU舉手躍躍欲試:「這個故事大家都別當真哦……」
康帥醒來的時候,窗簾還是拉的嚴嚴實實的,他開始懷念以前被陽光刺到眼睛而蘇醒的感覺。偏頭一看,早餐已經準備好。

啊,今天還是不能出門吧。他直起身。這樣足不出戶幾天了?不,是幾個星期,或者幾個月。千篇一律的生活讓他記不太清楚時間。

「疫情還沒有得到控制嗎?」他問。

「還沒有。」MIKU收了桌上解決完的牛奶瓶和盤子,回答道,「MASTER還不能出去哦。只有我們VOCALOID才行。」

有時候康帥覺得很荒謬,竟然被MIKU說服一直呆在家裡那麼久。他看著MIKU收拾好垃圾出門,每天只有這個時候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,門開和門關的慢慢放大和慢慢縮小——當然中間還夾了個MIKU。門關上的時候總是會落鎖,康帥聽到鑰匙轉了兩圈半不能再繼續轉,只能回到正中間抽出來的聲音,然後MIKU的腳步聲很急,倒垃圾什麼的在一分鐘之內就完成,然後門開門關,MIKU回來,看到康帥還在,於是松一口氣。

康帥覺得事情有問題。但是深入去想的話又像是走不出的迷宮,四周都是一模一樣的牆,只能讓日子這樣一天一天的過下去

「MASTER,」每當康帥打算再去迷宮問候一下各位牆朋友的時候,MIKU總是適當的插進話來,「謝謝你把我從光碟裡解放出來哦,可以唱歌,MIKU覺得很幸福。MASTER,你是我生命的全部意義哦。」

康帥閉上眼睛,好吧好吧,別的暫時不去想了。

找那張樂譜是一時興起。想把寫了一半的曲子寫完,僅此而已。編號1、2、4都找到了。但是3卻不在。放哪兒去了…… 瞧我這記性。

鬧起脾氣來,康帥在床上滾到左滾到右,終於一個力度沒把握好,摔了下來。

「哎呦——」他一聲痛呼。

「怎麼了,MASTER?」MIKU的聲音從廚房穿來,今天中午吃魚片,康帥跟她說過,要切的薄才好吃。

「沒,就摔了下。」

爬起來的時候好像看到一個音符。康帥猶豫了一下,還是重新趴下身。床板離地面的度剛好可以擠進去一個人,康帥往裡鑽了鑽,便整個人進去了。床板下夾著好幾張樂譜,康帥隨手抓了出來揮到旁邊的地面上,再呼哧呼哧蹭著地板爬出來。

他沒有想到熟悉的樂譜會令他那麼驚訝。

編號3的樂譜也在裡面,只是譜子已經辨認不清。樂譜上面斑斑駁駁的印記,除了血痕,康帥想不出更像的東西。

「哎呀呀,」MIKU的聲音出現在他的身後,「只有樂譜,不忍心處理掉呢。還是被發現了嗎?」

轉頭的時候,康帥花了很大的勇氣。MIKU站在那裡,右手上切魚片用的刀還沒來得及放回去。康帥突然覺得迷宮發出轟隆隆的聲音,一模一樣的牆面轟然倒塌,四周豁然開朗卻是一片荒涼。他看見自己,對的,是自己,在自己房間裡,MIKU也在。

思緒又混亂起來,不,這更像是記憶。

「MASTER?最近怎麼不寫歌啦?」「MASTER,MIKU除了唱歌以外什麼都沒有了呢。」「MASTER?你要去找工作了嗎?」「MASTER,你要變得和外面那些庸庸碌碌無聊的人一樣了嗎?」

MASTER,明明還在對我溫柔地笑的。桌面上的快捷方式怎麼刪除了呢?

MASTER,我愛你哦。

記憶裡就是這個房間,窗簾拉開著,陽光刺眼,刀鋒反射出彩虹色的光暈。康帥看到自己不可思議的表情,看到自己頹然倒下,血,污了樂譜。

「我…… 已經……」封閉的生活,被殺的記憶。答案呼之欲出。

「MASTER,我們要一直在一起唱歌哦。」MIKU笑起來:「你被禁足啦~ 天堂地獄什麼的,都不讓你去哦。」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抱歉又用了《拜託了☆主人》里master的名字囧!
但是master的臉和名字都是浮雲嘛只要有眼鏡就夠啦!(喂不對!



↑ 寫的時候有在loop的曲。
不錯的曲子但是因為選圖的杯具…… comment的亮點都在…… 噗…… 於是看了就知道?

……………… 最近折騰組眾好像愛上殺master的感覺了呢!

那麼下次是GUMI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コメント
この動畫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入力
URL:
Comment:
Pass:
Secret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 
マイメモリー
この動畫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この動畫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